桃園詩人許悔之:文學幫我們複習與預習了人生 | 波西傑克珍

MyMedia10719
照片:波西傑克珍攝影

許悔之說,自己想法速度快,調理分明,所以覺得世界上的人,講話速度為什麼這麼慢,最致命的打擊是:大家都在說假話。因此對語言與現實的一致性產生一種分裂感,這也是一種寫詩的動機。

小時候,許悔之喜愛閱讀,當讀到桃園三結義時,因為自己是桃園人,發現世界上不只有一個桃園,內心感受到奇異。他說封神演義是中國的哈利波特。當讀到文太師將被燒成灰燼,說:悔不用妹子之言,小學的他突然感覺背脊發涼,因為文學中感情的溫度,深深震撼了他。

許悔之說,人類設想自己的恐懼,讓恐懼佔據自己的心。人類最昏庸的就是愛情,最會騙人的人是詩人。可是現在覺得詩是純度很高的真心。一般的生活是數字管理,BMI,上班上學,年終獎金,損益平衡。詩是少數可以擺脫被管理的,最溫柔的反擊。

許悔之表示,當一首詩完全把自己擊敗,痛快的哭完之後,感覺很療癒,詩給了人們一個巨大的安慰。人對哀傷說不清楚,這時詩就是生命的緩衝與棒喝:原來已經有人幫我預習了人生,也幫我們複習了人生,幫助我們擁抱世界。

許悔之說,當我們把時間與空間放大到無限大的尺度,一小水杯的水,滴一滴墨汁就黑了;如果是池塘呢?如果是大海或是宇宙呢?當放大到無限大的時候,就看不出這滴墨汁黑了。

詩不一定能自我療癒,但是是一個重要的,辨識自己的過程。"在最痛的地方打開了最遼闊的海。"_許悔之。

如果您也有生活資訊、門店優惠、活動展演等各項訊息要提供給編輯,
歡迎來信 edit@talk.tw【桃園滔客線上雜誌 - 編輯部】收
  


我要留言